关灯
护眼

第40章 被豪门扫地出门

    “你的律师难道没有告诉你,虽然我父母已故,但通过其他亲代的dNA一样可以鉴定,比如我小姨。”

    赵建辉哪懂得这些,扭头瞪着小姨:“她敢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瞪她。就算小姨不愿意跟我做比对,证明我的身份,我父母当年被害,案子至今没破,他们的dNA数据还储存在公安部门的数据库里。”

    林语熙话音还没落,赵建辉的脸色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他能狡辩,能管住叶薇,但公安部门的数据库,打死他也篡改不了。

    林语熙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爸爸叫林盛,我妈妈叫叶蔷,我叫林语熙,这是我们家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赵建辉没理也嘴硬:“你吓唬谁呢?谁怕了你似的!我在这住了二十年了,你让我搬我就搬?有本事你就去告我!”

    “你想法庭见,我没问题。”林语熙说,“我爸妈当年留下的不止这套房子,他们当时账户里的存款,至少应该有几十万,那些钱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赵建辉的眼神有片刻的躲闪。

    小姨说:“你姨夫他炒股……”

    炒股炒没了,林语熙猜到了,赵建辉那阵子沉迷炒股,其实对股票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赵建辉瞪了小姨一眼让她闭嘴:“你说有就有?我还说你欠我五百万呢!”

    “我爸爸当时名下还有三台车,一些股票以及投资,加上那些存款,林林总总加起来,价值至少百万。这些到时会算上通货膨胀和投资增值部分,一并要你们退还。”

    林语熙说:“对了,你们故意遗弃幼童,相信法官会酌情判断,你们的行为构不构成违法。”

    小姨不知是慌了,还是良心未泯,赶忙道:“我们搬!”

    赵建辉一听就不干:“要搬你自己搬,反正我不搬!”

    小姨喝道:“你是不是想去坐牢!”

    赵建辉一脸阴沉地闭嘴了。

    “语熙,”小姨又恳求,“都是一家人,没必要弄成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没有家人了。”林语熙说,“一周期限,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离开的时候,还听见身后赵建辉的唾骂:“这么急着要房子,我看她肯定是被人家豪门扫地出门了!就她那个赔钱货,换我我也不要!”

    林语熙的爷爷奶奶都在她出生之前就去世了,小时候外婆很疼她,但也很快就被小姨气得心脏病发走了。

    以致于父母去世之后,林语熙就只剩下小姨这一个亲戚。

    当时小姨一家三口匆匆另一个城市赶过来,林语熙还记得当时小姨抱着她不停地掉眼泪,告诉她:“小姨会替你妈妈照顾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表弟那时刚出生,他们一家三口就搬进了林家在柒樾府的大房子。

    小姨的确对她很尽心,刚开始的那段时间,林语熙总做噩梦,小姨就经常陪着她一起睡。

    一边放着还在襁褓中的宝宝,一边搂着林语熙。

    但好景不长,小姨刚生完孩子,又要照顾两个孩子,没办法工作,姨夫一个人的工资养四个人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段时间他们公司效益不好大范围减薪,在炒股把林语熙父母留下的存款都赔进去,还欠了不少债之后,早就对抚养林语熙有怨言的他,好几次提出要把她送到福利院去。

    小姨不肯,两人频繁争吵,隔壁房间的林语熙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后来有一天,姨夫趁小姨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,开车把林语熙带出门,带到一个她从未去过的城市,扔到了那的一家福利院。

    他开车离开的时候林语熙跑着追,他在车里凶神恶煞地指着她警告:“我知道你记得家里的地址,你要是敢回去,信不信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那时候林语熙还不满七岁,亲眼目睹父母被害的小孩惊惶、恐惧,夜夜都在做噩梦,一个成年男性的威胁对她充满了威慑力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的环境,丢弃一个孩子还是很容易的,林语熙不知道小姨有没有找过她,总之她在福利院待了好几年,直到后来有个记者到来。

    一直到长大之后,林语熙才慢慢懂得一些小孩子不懂的事。

    比如说那房子是她父母的遗产,属于她。

    她曾经试过,想要从他们手里把房子要回来,那时姨夫已经失业很久,靠小姨上班养着,表弟刚升高中,靠学区划片进了附近的重点中学。

    姨夫骂她白眼狼,小姨总是哭着求她,他们没地方住,表弟的学业正是关键时候,要是被影响就毁了一辈子,甚至给林语熙跪下,痛哭流涕恳求。

    没多久周晏京的奶奶就重病,她和周晏京的婚事定下来,姨夫就更不肯还了。

    “你婆家那么有钱,又不缺房子住,非得抢我们的,是不是想逼死我们?”

    一个人从小学到大学,都在被教导一些道理,培养高尚的道德素质,但等进入社会就会发现,这个世界是不和你讲道理的。

    碰上这种胡搅蛮缠的,根本讲不通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