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八百四十一章 水墙

    (分别感谢,木夕熙的1张推荐票,黄瓜王者的3张推荐票,天尸夜寒的10张推荐票,万分感谢。)

    而,所谓的出海口,指的,就是一条,内陆的河流,流向大海的口子。

    河水,从这里流入大海,和大海里面的海水,融为一体,所以,这才叫做,出海口。

    因此,只要,从出海口,开始。

    顺着,这一条内陆的河流,一直沿着,这一条河流,逆流而上,就肯定,能够找到,坐落在,这一条河流旁边的,冀州城了。

    嗖!……

    至于,此时此刻,正被自己身边的,那个,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,给带着,顺着河流的方向,逆流而上,向着冀州城,飞去的奥莱虾。

    在听完了,这个中年人,之前的话,以后。

    也是,又再一次的,在自己的,那一张,年轻的脸上,露出了,一脸无语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边,任由,自己身体左边的,那个中年人,带着自己,逆流而上的,在天上飞着,一边,就又是,在自己的心里面,感觉无语的想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到底,是什么辈儿啊?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,孙子?一会儿,又儿子的?”

    “我都快糊涂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奥莱虾,又再扭头,看了一眼,自己身体左边的,那个正在快速飞行的,浑身充满了,威严的中年人,之后。

    不由得,就又是,用自己,那一脸无语的样子,在自己的心里面,想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,那出海口,是你自己,找到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给你,指明的方向吗?”

    一边在自己的心里面,这么想着,只见这个,正被自己身体左边的,那个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给带着,在天上飞着的,光不出溜的年轻人,不由得,就又是,在自己的,那一张年轻的脸上,露出了,一脸无语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,奥莱虾的心里面,怎么想,由于,他身体左边的那个中年人,速度,实在是,太快的关系。

    因此,没用多久,这两个人,就再一次的接近,奥莱尔,四年前,“为爱牺牲的”,那座冀州城了。

    而奥莱虾,身体左边的,那个正带着奥莱虾,在天上,逆流而上的,向着冀州城,飞着的,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在看到,自己前方的地面,出现了,一座巨大的城池,之后。

    只见这个,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,先是,在自己的,那一张,和奥莱尔,长得,有八九分相像的,脸上。

    露出了,一脸欣喜,并且,还有一点疑惑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边,就又是,用自己,这有一点疑惑的样子,对着,自己身体右边的,正在自己的心里面,感觉无语的,想着的奥莱虾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?”

    “那边,有一座?看起来,不小的城池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,你之前说过的,冀州城吗?”

    在听了,来自于,自己身体左边的,这个,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,这突然,有一点疑惑的,询问以后。

    只见,正在自己的心里面,无语的,想着的,奥莱虾。

    先是,赶紧从自己的心里面,回过了神来,然后,又再扭头,向着,他们前方的,那一座突然出现的城池,仔细的,辨认了一下,之后。

    认出,这就是自己,从前的主人,现在的亲爹,四年前,“为爱牺牲的”,那一座,冀州城的,奥莱虾。

    先是,在自己的那一张,年轻的脸上,露出了,一脸惊喜,和,我终于回来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后,就又是,用自己,这一脸惊喜,和,我终于回来了的样子,充满了肯定的,对着,自己身体左边的,那个,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,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那座城池,就是,我之前,跟你说过的冀州城。”

    在对着,自己身边的,那个浑身充满了威严的,中年人的猜测,表示了肯定,以后。

    只见,正露出了,一脸肯定表情的奥莱虾,又再扭头,向着前方的那一座城池,看了一眼,之后。

    不由得,就又是,用自己,那一脸,我终于回来了的样子,看着前方的,那一座熟悉的城池,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时隔四年以后?”

    “我居然,还能回到这里?真是让人没想到啊?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,这么说着,只见这个,浑身光不出溜的,在天上飞着的年轻人,不由得,就又是,在自己的,那一张年轻的脸上,露出了,一脸感慨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他身体左边的,那个,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,在得到了,来自于,奥莱虾的确认。

    又再听了,奥莱虾,这一脸,没想到,自己还能回来的,感慨,以后。

    只见这个,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,先是,扭头看了,自己身体右边的,正在感慨的,奥莱虾,一眼。

    然后,又再,扭头看了一眼,自己前方的,那一座巨大的城池,之后。

    想起了,自己的好外甥,就是死在,这一座城池旁边的他。

    不由得,就又是,用,一脸无趣,与,有一点仇恨的眼神,看着自己前方的,那一座巨大的城池,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感慨了。”

    在听了,这个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,这突然,一脸无趣,与,听起来,有一点仇恨的话,以后。

    只见,正在感慨的奥莱虾,先是感觉,有一点奇怪的,扭头看了,自己身体左边的,这个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,一眼。

    然后,就又是,感觉,有一点疑惑的,扭头看着,自己身体左边的,这个中年人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一边,这么说着,想不通,自己身体左边的,这个中年人,为什么,要这么说的奥莱虾。

    在扭头,看着自己身体左边的,那个中年人的同时,不由得,就又是,在自己的那一张年轻的脸上,露出了,一脸奇怪,与,有一点疑惑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他,身体左边的,那个,原本正用,有一点仇恨的眼神,看着自己前方的,那一座巨大的,城池的,浑身充满了威严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在听了,奥莱虾,这又是,一脸奇怪,与,有一点疑惑的询问,以后。

    只见,他一边用自己,那有一点仇恨的眼神,继续看着,自己前方的,那一座巨大的城池的。

    一边,就又是,用有一点仇恨的表情,对着,自己身体右边的,奥莱虾,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