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二十九章 惊险

    待赏了一会子花,太后娘娘便道:“哀家有些乏了,到底是你们年轻,哀家身子骨可是老咯。”

    郑昭仪笑道:“太后您可一点都不老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笑着道:“罢了,你们继续玩吧,哀家该回长乐宫吃药歇息了。”

    班婕妤关切道:“那让臣妾扶您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慈爱地看着她,轻轻拍着她的手道:“无妨,你们就在这玩你们的,难得这么好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然后太后突然抬眼看了下我道:“不如赵美人扶哀家回去吧,你刚进宫,哀家还不怎么识得你,陪哀家闲话闲话可好?”

    我一听,忙恭敬地垂首拂礼道:“伺候太后娘娘是臣妾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太后一听,眼角带着笑意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太后身边的班婕妤,只见班婕妤鼓励地对我点了点头,我微笑颔首,然后忙上前搀住太后,众嫔妃皆拂礼道:“臣妾恭送太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太后并未说话,我便也未敢多言,只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,心里面却敲着鼓一般。待到了长乐宫,我便扶着太后落座,自己则恭恭敬敬地垂首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太后瞥了我一眼,便道:“罢了,你也莫要太拘束,坐吧。”

    我道:“是。”方入座下首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眉眼轻挑,语中严肃道:“哀家听闻你如今颇得皇上盛宠是么?”

    我一听忙道:“臣妾不过蒲柳之姿,论尊贵莫如皇后娘娘,论姿仪莫如昭仪娘娘,论贤德更是不如班婕妤,陛下只是稍稍眷顾臣妾而已,绝不敢称盛宠。”

    说完我心中已是惊慌不已,面上却不敢有丝毫异状。“稍稍眷顾?”

    太后眉眼一抬看着我道“一入宫虽是只封了美人,皇上却直接赐你一人独居远条馆,还日日留宿与你宫中,几乎达专房之宠,这便是你所说的稍稍眷顾么?”

    太后说着言辞甚是严厉,还未待我辩解,便又正色道:“哀家虽长居长乐宫不过问六宫之事,却不代表哀家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连忙起身跪下道:“太后娘娘息怒,陛下待臣妾之好,臣妾惶恐不已,但臣妾绝不敢专宠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冷哼道:“惶恐?你竟还有惶恐?”

    太后有些冷笑道:“哀家听闻陛下为你安排大婚之礼,还为你做了张敞,‘京兆眉妩’倒是传为佳话啊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磕头道:“臣妾不敢。”

    正在想该怎么办,却听太后娘娘突然道:“你可曾读过书?”

    我一听,有些惊讶,不明白太后何意,便道:“回太后,臣妾不才,只略识得几个字罢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声音不带一丝温度道:“那你可读过《战国策.楚策》?”

    我道:“读过一些。”

    太后挑眉道:“那掩鼻技的楚怀王宠姬郑氏你合该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身子一震,连忙恭敬道:“臣妾虽不才,但断不敢做出善妒妖惑之事,臣妾不敢做郑姬,愿效仿无盐氏,严于束己。若太后对臣妾仍有疑虑,臣妾愿自请伺候太后娘娘,长居长乐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