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二百四十六章 中毒

    上官雪碧和关静秋都是姨娘所生,因此对关静秋的那点小心思是看得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同时上官雪碧将军府的地位远远不及关静秋在侍郎府的地位。

    关静秋一直顺遂无忧,关静秋的嫡母对姨娘和庶女并不苛刻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要有所忍让。

    而上官雪碧则不一样,从懂事时候起,不仅要讨好父亲,还要讨好嫡母,还要讨好嫡姐,甚至要讨好嫡母和嫡姐身边有头脸的丫鬟。

    此前,她对关静秋惟命是从,一则是关静秋的父亲官居高位,二则,关静秋总是话里话外许诺上官雪碧,

    “有朝一日,我成为高门宗妇,必定要提携妹妹一起共享荣华富贵!”

    上官雪碧也清楚,关静秋想利用自己的容貌拉拢未来夫君,好在她从不曾想着跟上官雪胜争正妻,更不敢跟关静秋这样的高门贵女争,在她们身边老老实实地做个妾室,荣华富贵一生也很好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想到,自己给关静秋当牛做马,做低伏小,最后一转手就被关静秋象甩破袜子一样甩给了迭刺远光!

    想起迭刺远光山一样的身躯几乎将上官雪碧压成烂泥!身上的气味令人作呕!

    而口中喷薄而出的酒气混着一股子膻气几乎令上官雪碧晕厥过去!

    上官雪碧竭力保持一丝清明,在迭刺远光身下做着无谓的挣扎!

    就在她筋疲力尽,彻底绝望之时,迭刺远光忽然不再动作!

    这一切的屈辱都来自于关静秋!

    上官雪碧虽然一直在嫡母嫡姐和其他贵女面前唯唯诺诺,俯首帖耳,但不代表她胆小怕事,更不代表她愿意吃哑巴亏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被嫡母刘氏和长姐上官雪胜欺辱,压抑许久的愤懑在此刻溢满全身每个毛孔,令她头脑从来没有过的清明,有一股隐藏万米深潭的勇气在她心中逐渐升腾!

    关静秋,我将与你死磕到底!

    上官雪胜见关静秋半晌无言,嗤笑道,

    “怎么,关小姐被我说中了,无言以对吗?”

    关静秋才缓过来,柳眉高耸,脸上顿时一副刻薄凌厉的神情,与刚才的温婉模样大相径庭,二皇子见了不由得也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关静秋丝毫不觉,冷笑道,

    “忘恩负义的东西!也配在殿下面前指责我?如不是我舍了我的镯子,你早已经没了命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你的命是我救下来的,我今儿让你失身,又没让你没命,你还闹腾什么?

    关静秋焦急,这也是个蠢的!这个时候咱们应该一起对付冀家姐妹,你如今还把矛头指向我,岂不是令冀忞坐收渔夫之利?

    上官雪碧一瞬间悲愤不已,但语气依然平静,

    “关小姐说得可真好听,你什么心思当真以为殿下不清楚?你处处针对冀家小姐,你存了什么心思?还真以为别人都是傻子?”

    关静秋为答话,冀鋆幽幽开口道,

    “关小姐,你身边的玉珠有个嫂子武大娘子,如今在二皇子府做厨娘,还负责采买,皇子府上的粮油都是武大娘子经手,从你们关家的铺子里上货,每袋米面要比外面贵上几十文。算下来,一个月怎么也得有几百两的进项。”

    关静秋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冀鋆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铺子如今就是在她的名下,几个月前,她知道这玉珠嫂子条线后,缠着关宝胜给了她一个铺子练练手。

    而其实,关静秋并不指望赚钱。

    只是她姐姐关静珠有可能入选三皇子和四皇子的正妃或侧妃后,关静秋坐不住了!

    同样是姐妹,为何姐姐能进皇家,而她只能进寻常官宦人家!

    思来想去,就是二皇子府还有可能。

    于是,关静秋为了打探一些二皇子府的情况。那些多收来的银钱也大部分用来打点二皇子府的下人。

    但是,她不知道的是,武大娘子进二皇子府,是冀鋆的手笔!

    从前世到今生,关静秋都是忞儿无法回避的对手。、

    既然如此,冀鋆怎么可能坐以待毙,任由关静秋一次又一次肆无忌惮地迫害自己,而自己却只能被动地等待和抵抗?

    于是冀鋆便将关静秋身边的人的底细打听一番,就发现她身边的一个得力侍女玉珠的嫂子武大娘子做饭的手艺不错。

    玉珠兄嫂在外面开了一个小馄饨摊,可惜也就是维持日常的生计。

    如果一旦要一人生病,或者刮风下雨,还有可能入不敷出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二皇子府要招收厨娘。

    冀鋆便使人找到武大娘子,加以引导和利诱,在白花花的银子面前,武大娘子终于答应。

    冀鋆于是又找人教了武大娘子进几个拿手菜,武大娘子得以顺利进了二皇子府。

    接着,冀鋆又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关静秋,果然,关静秋动了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