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五百三十二章 竖子,安敢如此

    忠义郡王看着离去的李彪等人,又看了看周围看护的禁军,转身回了自己的营帐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就是想离开都难,只能静观其变了。

    可惜周浩那个废物,真是太无能了,好好的计划就毁在了他的手里,让自己也陷入了危险之中,早早知道这样,就不来参加狩猎了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是被困在这里了,也不知道京城里的计划顺利不顺利。

    哎,这下麻烦大了,要是让这些人活着回到京城,自己就一败涂地了。

    回到营帐之中,几个手下围拢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宁国公是不是看出了什么?把我们看的这么严密,我刚到门口就被拦回来了,说是为了大家好,任何人都不准乱跑,更不准离开军营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周浩那个废物失败了,宁国公又看的紧,我们想偷偷溜走根本不可能,现在可如何是好?王爷还请尽快拿个主意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王爷,一旦让陛下和宁国公回了京城,我们可就全露馅了,京城里的所有布置,也都成了无用之功,我们能不能逃脱,都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忠义郡王道:“皇上和宁国公,想要顺利回到京城,哪里有那么容易。先不说还有二皇子的势力隐于暗处,即便到了城下,我们的人也不会让他们入城的。

    只是,留着他们终究是一大祸害,他们不除,我的机会渺茫,只是现在我们也已经无力出手了,只能随机应变,静待事情的发展了。哎,周浩此人误我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看来也只能如此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,现在也没有人发现我们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忠义郡王暗暗叹了口气,贾琮此人果然难对付,虽然早有预料,但还是低估他了。

    这次直接坏了自己的好事,想想真是让人气恼。

    可惜这家伙不肯帮自己,不然的话谁还能和自己抗衡。

    这边的计划既然已经失败,估计成功的机会就不大了,那些人虽然信誓蛋蛋的,可是对上贾琮,估计都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自己是该考虑一下,应该如何保命了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大约两刻钟后,李彪便带人返回了。

    与他们一起回来的,还有晴雯、秋菊和冬梅三人。

    四人直接来到了贾琮面前,这才翻身下马,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“属下见过大帅。”

    贾琮笑了笑道:“不用多礼,晴雯你们三个怎么来了,现在京城里是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晴雯道:“大帅,京城出大事了,我们是来给你送消息的,大帅你们这边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贾琮道:“这边也发生跟了些事情,我们去大帐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早就对此有所预料,现在听晴雯这么说,贾琮也不仅心中暗叹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暂时还是不要让下面的人知道为好,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。

    几人来到了大帐之中,又让亲兵守在大帐周围,这才坐下说话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京城到底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晴雯组织了一下语言,开口道:“大帅,是这样,我们最先发现了二皇子的人马,居然是冲着我们宁国府去的,有两千多人,我们便设下了伏击,用手雷把他们给消灭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听着晴雯娓娓道来,贾琮时而紧张,时而皱眉,听到宁国府无事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李彪气愤的道:“这个二皇子还真是阴魂不散,趁大帅不在家,竟然对宁国府出手,大帅,不能再留他了,这就是一个祸害,留着他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出来咬人。”

    贾琮点了点头道:“你说的没错,看在陛下的面子上,对我动手我可以不计较,但是对我的家人动手,我决不能容他,趁着这次大乱,直接收拾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晴雯和秋菊、冬梅,三人对视了一眼,笑道:“我就知道大帅会这么做,所以,我们已经帮大帅解决了二皇子了,而且将那些人枭首,铸成了京观,用来震慑心怀叵测之人。”

    李彪闻言,不由得愣了愣。

    这些个女人还真敢下手,这么大的事情都敢擅自做主,也不怕大帅惩罚。

    用眼光扫了贾琮一眼,见他脸上露出了微笑,知道贾琮没有计较,这才替她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笑着打趣道:“行啊,你们一个个都挺厉害的,我早想这么干了,只是怕给大帅惹麻烦罢了。”

    贾琮也笑道:“你们这次做的不错,我们宁国府可不是任人欺负的,敢对我们下手,就要先想清楚后果,至于二皇子杀了就杀了吧,这是他咎由自取,反正也死无对证。”

    秋菊道:“大帅,京城中还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,整个神京城的王府,都被人给血洗了,一个活人都没有留下,据铁柱调查,是步兵衙门的人做的。

    二皇子府也被血洗了,奇怪的是,府里还有一个二皇子,同样被人杀了,居然有两个二皇子,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,哪个是假的,我们也是一头雾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骇然的消息,贾琮也不禁腾地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真是太惊人了,贾琮怎么都没有想到,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谁指使的,这可是他们的族人啊,就算是争皇位,也没有必要如此狠毒吧?

    “真是太丧心病狂了,这是哪个混蛋做的啊?”

    李彪道:“确实够狠的,可是杀那些人好像没什么用吧?都是些老弱妇孺,就不怕这里的那些王爷们回去和他算账?”

    贾琮逐渐冷静下来,分析道:“表面看是没什么用,可是,要是铁网山的人都死了呢?就剩下一个继承人了,连个争的都没有了,那不就顺利继位了吗。”

    李彪道:“难道真的是二皇子干的,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再说他干嘛也杀自己的家人,这也太狠了吧,总觉得有些不太合理,都剩了他一人了,干嘛还要杀自己的家人?”

    冬梅道:“从表面上看,二皇子的嫌疑最大,王府里那个二皇子,应该是个替身,而去宁国府的那个才是真的。从这一点看,二皇子是故意屠灭自己王府,不然干嘛要弄个替身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贾琮摇了摇头道:“先不说他干吗要屠灭自己的王府,就算是他为了掩人耳目的,可是干嘛还要弄个替身出来呢?那不是多此一举吗?

    从这一点看,他弄个替身出来,舍弃自己的家眷,是为了麻痹别人,麻痹那些凶手,也就是说屠灭王府的人,不是二皇子,但是二皇子知道这个消息,所以才用上了替身。